魔兽世界怀旧服

欢迎来到魔兽世界怀旧服 网站地图 sitemap
魔兽世界怀旧服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recele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数码宝贝
魔兽世界怀旧服数码宝贝
2021/03/30 来源:魔兽世界怀旧服
    ,。ggaaw

    虽然未睡,但萧晨的状态却非常不错,浑身仿佛充满无限的力量!

    “再运行大周天试试!”

    萧晨吃了点东西,准备继续修炼!

    他现在就像憋了了十几年的老光棍,忽然有娘们了,那还不得十天半月不下啊!

    所以,他准备继续修炼,而且没什么其他事情,不打算出门了,就在家练他个三天三夜再说!

    到时候,再连续突破几个小境界,那得多牛逼吧?

    要知道,他现在真正的古武境界,连暗劲初期都不算!

    也就是说,一旦他丹田内的内劲达到暗劲初期,那他整体实力,还会变得更强!

    想到连续突破,不断越级干古武高手,萧晨就兴奋了,把炎玄针按照之前的穴位,全部插了上去。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之前那种顺畅的感觉,没了!

    虽然也不算生涩,但总感觉不是很舒服!

    这是怎么回事?

    萧晨奇怪,那个运行路线,应该跟炎玄针有关系吧!

    想到这,他又起身,去找了普通银针,插进大生死穴位中。

    随着心法运转,那种生涩的感觉非常强烈!

    “看来,就是炎玄针的关系!不过,为什么昨晚那种感觉,却不见了呢?”

    萧晨重新换成炎玄针,仔细思考着,可想也想不明白,只能归于炎玄针不是凡物了!

    另外,还好他昨晚多留了个心眼,记住了运行路线,要不然,今天真得傻逼了!

    虽然不像昨晚那么流畅,但萧晨还是继续坚持着!

    用刚才老光棍那比喻,就是娘们长得有点丑,盖上被子一样用啊!

    一晃眼,半天时间过去了,萧晨睁开了眼睛,摇摇头,实在是有点困难,半天时间,才运转了小周天!

    “还是出去转转吧,欲速则不达……嗯,先给老算命的打电话,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萧晨引导着体内气流归于丹田,虽然还有点刺痛,但较往常好了太多!

    随后,他给老算命的打去电话。

    “喂?”

    老算命的声音,自听筒中传来。

    “老算命的,我有点事情问你。”

    “什么事?”

    萧晨把昨晚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现在勉强可以修炼了?”

    老算命的也有些惊讶,问道。

    “对。”

    “骨戒有什么反应么?”

    “没有,还是没什么动静,我感觉骨戒还不如炎玄针有用呢。”

    萧晨从脖子上取下骨戒,在手里把玩着,神情却有点苦涩。

    要不是为了探寻骨戒的秘密,跑去那伽,那苏云飞可能也不会死!

    “骨戒的秘密,要远比炎玄针更大……只不过,时候未到罢了。”

    “嗯,希望吧。”

    “你按照出现的运行路线来修炼吧。”

    “不按照这个也不行,用其他古武心法,都很困难。”

    萧晨苦笑着说道。

    “嗯,对了,你去拜访老龙了么?”

    “已经去过了,还结拜了个兄弟。”

    “兄弟?谁?老龙的徒子徒孙?”

    老算命有些好奇。

    “老算命的,你不是会算么?算算呗。”

    萧晨笑着说道。

    “少废话,快说。”

    “聂惊风。”

    “什么?这老顽童出关了?”

    老算命有些惊讶。

    “嗯。”

    “你刚才说结拜了兄弟,不会是他吧?”

    老算命的声音变得古怪,不过想想又觉得正常,那个老顽童,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

    “就是他,我不结拜就打我,我又打不过他,所以只好从了他。”

    萧晨故作委屈的说道。

    “……”

    老算命有点无语,结拜倒是没啥,可这辈分却完全乱了套啊!

    不过,他也不是俗人,自然也不怎么理会这些。

    “你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

    “哦。”

    萧晨把当时情况说了一番,当他说到聂惊风送了他一块令牌后,老算命惊讶。

    “他把盟主令送你了?”

    “盟主令?那块令牌叫盟主令么?”

    萧晨眼睛一亮,他一直好奇那块令牌,现在终于有个明白人了。

    盟主令,听听这名字,就够牛逼啊!

    “对,真没想到……这个老顽童,做事还是没数,竟然把盟主令送你了。”

    “老算命的,这盟主令到底是什么啊?”

    “武林盟主,号令群雄。”

    老算命缓缓说道。

    “武林盟主?号令群雄?”

    萧晨瞪眼了,甚至呼吸都重了几分,卧槽,牛逼了!

    “没错,不过你也别想太多,现在很多大宗门大世家已经脱离了,无法再指挥他们。”

    老算命猜测到萧晨的想法,淡淡地说道。

    “……”

    “萧家,同样在二十五年前,宣布退出,不再受盟主令的调遣。”

    老算命的缓缓说道。

    听到‘萧家’二字,萧晨身子微颤,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内心的起伏。

    “老算命的,好端端的,提萧家干嘛……萧家是萧家,我是我。”

    “好,不提……不过,虽然盟主令无法调遣大宗门大世家,但对于古武界的散修,威慑力还是很强的……只要见到盟主令,大多古武修炼者都会给其几分面子,甚至听其调遣!”

    老算命认真说道。

    “不过,风险同样存在……算了,现在跟你说这些还太早。”

    “老算命的,我又想跟你打一架了!”

    萧晨咬牙,这老家伙总是这样,动辄说一半,实在是太讨厌了。

    “你打得过我么?”

    老算命的轻飘飘回了一句。

    “……”

    萧晨无语,还真打不过!

    别说是他了,就连聂惊风都对老算命的打怵!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萧晨挂断电话。

    还没等萧晨把手机放下,铃声再次响起。

    “喂,小白,怎么了?”

    “晨哥,跟哪个娘们打电话打了这么久……我打了十几遍了,都没打通。”

    “……”萧晨有些无语:“什么事?”

    “我不是刚给你说,秦家内乱了么?今天,秦建华就找到我了。”

    “找你?干嘛?”

    “准确来说,他不是找我,而是找你,不过没你方式,所以只能找我了。”

    “找我?”

    “对啊,谁让你上次挑拨人家,还说什么有朝一日,你一定站在他这边……他当真了,所以他来找你了。”

    “……”

    萧晨哭笑不得,他当时还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

    “晨哥,秦建华还等我消息呢。”

    “他在什么地方?”

    “在龙丘峰吧?”

    萧晨想了想,说道:“你跟他说,咱俩过去。”

    “就这么过去?”

    白夜有些惊讶。

    “没错,就这么过去!”

    萧晨点点头。

    “那你现在在哪?在别墅么?”

    “嗯,我过去,你要是有时间,也过去吧。”

    “好,那见面再说。”

    萧晨挂断电话,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别墅。

    对于秦家内乱,他没什么兴趣,但能给秦建文添堵,他还是很乐意的!

    这次,他明摆着就是去给秦建文添堵的!

    在这个时候,他去找秦建华,那消息绝对会第一时间传到秦建文那里!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再者,跟秦建华好好聊聊,万一真有啥共同利益,那他也不介意帮这家伙一把!

    “五年大比,龙海风云起,秦家内乱……估计唐家也不会平静太久了……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萧晨嘀咕着,升起几分看热闹的心思。

    不过再想到他这边的一大摊子事情,又没啥心情了,还是别看热闹了,别自己变成热闹就好!

    在路上,萧晨开车的时候,不断打量着周围。

    没办法,黑说要来找他,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冒出来!

    所以,他不得不防着点!

    “妈的,这种处处提防的感觉,还真是不好。”

    一直到龙丘峰,也没什么突发情况出现,萧晨忍不住骂道。

    “站住!”

    刚到龙丘峰入口处,萧晨就被拦了下来。

    拦车的,是几个黑衣大汉,腰间鼓囊着,显然是揣着火器!

    萧晨打量几眼,然后又向四周看看,感觉到了龙丘峰与往日的不同!

    看来,这秦家的内乱,比他想象中的要厉害!

    甚至,已经上升到了人身安全的地步!

    要不然,秦建华怎么会如此小心?

    “这位先生,龙丘峰暂不对外开放,如果想来玩车,请改天再来。”

    黑衣大汉还算客气。

    “我是来找秦建华的,告诉他,萧晨来了!”

    萧晨看着黑衣大汉,淡淡地说道。

    黑衣大汉听到‘萧晨’二字,神情马上变得恭敬:“萧先生,您好,秦少已经吩咐过了,您请!”

    萧晨点点头,驱车向里面开去。

    黑衣大汉也通过对讲机,快速通知了里面。

    等萧晨来到里面俱乐部时,秦建华已经等在了门口。

    他身边,除了几个心腹外,还多了七八个保镖,满脸警惕的样子。

    “晨哥!”

    萧晨刚把车停下,就见秦建华快步走来,甚至亲自帮他打开了车门。

    “呵呵,秦少,别来无恙啊。”

    萧晨看着秦建华,笑着说道。

    “晨哥,你叫我华子就好……哪是别来无恙,现在感觉头顶悬着一把剑,随时都能落下来,要了我的命……”

    秦建华憔悴的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

    “呵呵,有那么严重么?”萧晨笑了笑,拍了拍秦建华的肩膀:“别这么没斗志,多大点事儿啊!”

      <code id='fa249'></code><style id='22eb9'></style>
    • <acronym id='7026c'></acronym>
      <center id='61e8b'><center id='13b09'><tfoot id='05ffc'></tfoot></center><abbr id='37d82'><dir id='9146c'><tfoot id='4f0a1'></tfoot><noframes id='94b2c'>

    • <optgroup id='53d46'><strike id='2ca9d'><sup id='fed25'></sup></strike><code id='dec52'></code></optgroup>
        1. <b id='9f74f'><label id='fd354'><select id='093ea'><dt id='55430'><span id='5628b'></span></dt></select></label></b><u id='9dd52'></u>
          <i id='341ac'><strike id='2ef75'><tt id='17fee'><pre id='a1b27'></pre></tt></strike></i>

              <code id='5d3ef'></code><style id='bb6d6'></style>
            • <acronym id='0d0f8'></acronym>
              <center id='9a7ea'><center id='6ec33'><tfoot id='31a11'></tfoot></center><abbr id='27f9e'><dir id='f1d5d'><tfoot id='28d4f'></tfoot><noframes id='f77fc'>

            • <optgroup id='9927b'><strike id='e1ccb'><sup id='b7c77'></sup></strike><code id='7c027'></code></optgroup>
                1. <b id='3e977'><label id='f4839'><select id='a9dcb'><dt id='b5d5d'><span id='a9536'></span></dt></select></label></b><u id='a8597'></u>
                  <i id='b269d'><strike id='3cde9'><tt id='3fedf'><pre id='c23db'></pre></tt></strike></i>

                      <code id='196f5'></code><style id='e7dab'></style>
                    • <acronym id='5bd24'></acronym>
                      <center id='5902c'><center id='a970d'><tfoot id='832fc'></tfoot></center><abbr id='b82e0'><dir id='d82e8'><tfoot id='7eaac'></tfoot><noframes id='cf45b'>

                    • <optgroup id='9f7cf'><strike id='44f41'><sup id='10389'></sup></strike><code id='ebe52'></code></optgroup>
                        1. <b id='4f017'><label id='3cc06'><select id='a9d64'><dt id='47954'><span id='3f325'></span></dt></select></label></b><u id='643ec'></u>
                          <i id='7f9a3'><strike id='b5ae7'><tt id='00ec4'><pre id='5ee3c'></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