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怀旧服

欢迎来到魔兽世界怀旧服 网站地图 sitemap
魔兽世界怀旧服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recele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数码宝贝
魔兽世界怀旧服数码宝贝
2021/03/30 来源:魔兽世界怀旧服
    医院手术室中,张凡和师哥们已经开始了手术的收尾工作,其实不光是手术室中的工作人员全力以赴的在努力。

    这种特殊手术,几乎是整个医院都在努力,设备科提前三天就做了大检查,必须确保手术当中,手术室的设备不出任何的问题。

    药剂科、血库、护理部,几乎人人都为手术室的手术能圆满完成而努力过或者努力着。

    甚至连医院门口的保安都比平日里严肃了很多,“哪个卖煎饼的,别吆喝了!再吆喝去其他地卖去。”

    所以一台手术,为其工作的人很多很多,特殊手术,医院上下都会格外的认真对待。

    说实话,一个医院,别看着上风上水的能在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城市中独占鳌头,其实说不行也非常的快,不用多久,两三年,说不行就不行了。

    比如张凡真把单老头放倒在台子上。那么,先不说其他,直接的连锁反应,特别是一些体制内的系统中,讨论起来就是这样:

    什么啊!连单老都能在手术台上放命,你还敢去他们医院看乳腺增生?快别去了,小心人家给你捏爆了。

    然后,从上而下,一股风气就开始了,慢慢的慢慢的医院就开始口碑越来越差。

    而作为一名非常出名的医生,其实和医院非常的类似,所以当电教室中的专家学者们看完张凡的手术手,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

    这种操作难吗?非常的难,不仅仅是难,而且危险系数还非常的高。

    他们能不能做到?说实话,如果把他们逼到没有退路的地步,说不定他们也能照着做下了来。

    可这个需要去承担的代价就太大太大了。所以,当手术快到尾声的时候,众位专家反倒沉默不语了。

    张凡的手术精彩不精彩,精彩!手法操作骚气不骚气,的确骚气。但,就如同掀开他们的儒袍一般,他们看着张凡,心中欣赏有之,佩服有之,唯独没有羡慕。

    这也是医疗的悲哀……但求无过不求有功。

    反而是坐在后排的一些年轻毛头医生讨论的热火朝天。

    “靠,太牛逼了,我就没见过如此牛逼的手法,腹主动脉啊,哪可是腹主动脉啊,直接上手拿着刮匙刮,乖乖,看的我都心惊蛋战了,冒冷汗啊!”

    “是啊,是啊,太牛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出来了,你说说,他们医院是不是放开手让他这样连的?”

    这话一说,大家都如同看着傻子一样看着他。

    稍微一个老成一点的医生说道:“估计是在实验室中练出来的,手术室中应该没这个可能……”

    “我什么时候能有他这一手就好了!我要是有这一手,我都能在我们医院横着走了。”

    一位估计是入院有几年,体会了单位巴掌的医生,望着显示器中的张凡,羡慕的说道。

    “啪!”的一声,政教处的主任,一巴掌拍在这位医生的肩膀上。

    “别做梦了。赶紧收拾收拾会场,如此厉害的手法,你竟然想着就在医院当螃蟹!人家张医生,你看多谦虚!”

    ……

    手术结束,卢老领头,身后跟着张凡和众弟子,陪护着单老头从手术室中出来了。

    “直接去监护室,我去和家属交代几句。张凡你陪我过去!”卢老看了看身后的弟子,然后说道。

    “师父,您去吧,我就不去了!”张凡手里拿着手术帽略带不好意思的说道。

    “嘿,快去吧!这个时候到腼腆起来了。”大师哥笑着把张凡推了一把。

    ……

    手术室外,单老的家属们汇聚在一起,不光有单老的家属,还有一些政府的人员。

    这个时候,单老头的大孙子接着电话,不知道是医院中哪位给他打的电话。

    “单总,手术完成了,虽然手术一波三折,但手术完成的非常成功……”如同文丑丑一般,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有这种人。

    “怎么回事!”小单皱着眉头,语气不怎么可人!

    “刚开始是卢院主刀,打开腹腔的时候,肿瘤太大了,卢院没了把握。当时啊,我给您说……”

    “少TM废话,说重点!”

    “呃,好!这个,当时西北来的哪个卢老的弟子,张凡医生接了手。

    我当时心里都快毛了,您想啊,卢院都……

    结果没想到,这个张凡医生太厉害,手术做的哪个精彩,电教室中的专家都佩服的了不得。”

    “你能确定手术做的非常好吗?”小单不放心!其他人的话他会怀疑,这个人的话他不会,因为这个人没胆子骗他。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

    “绝对做的好,我用我的头给您做保证,说实话,张凡医生拿出来的哪个残胃,我亲自看了,哪个切缘说实话,我就没见过谁能切的如此厉害……”

    挂了电话,小单的心放了一大半,这个时候,卢老和张凡出来了。

    “老嫂子,担心了吧。”

    “不担心,不担心!”老太太嘴里说着不担心,可眼睛一个劲的瞅着卢老他们的身后。

    “单老哥被送到监护室了,等清醒过来以后,你们就可以轮流进去看一看了。手术做的非常的好。”

    说完这句话后,卢老挺了挺身体,对着年轻的一代说道:“老爷子的肿瘤切的很完整,手术难度很高,要不是我的弟子,这次还真的不好说。”

    张凡没想到老头子这么直接,赶紧说道:“师父……”

    “好就是好,这没什么遮遮掩掩的。这次没你,单老哥的手术就不会如此的成功。”

    ……

    给家属做了交代以后,卢老又带着张凡来到了电教室中。

    手术结束了,年轻的医生们早就被赶走了,就剩下一些专家了。

    当卢老打开门的那一霎,不废钱的道喜声此起彼伏。

    “卢院好眼光啊!”

    “怪不得你这次退的如此干净利落,原来是没了后顾之忧了啊!”

    ……

    “呵呵,怎么样,我的这个小徒弟还能让众位看的过去吧?”

    卢老自己眼睛都高兴成了一条缝,人,其实就这样,年轻的时候比高下,年老的时候比晚辈。

    这些专家都是华国普外的,在普外这一学科里面,说实话卢老也用不着和他们客气了。

    不是师兄弟,就是当年曾今合作过的,你知道我,我清楚你,谁的碗里有几两水,大家都清楚的很。

    “太能看的过去了!”

    “哈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绝对比你当年强!”

    原本想着卢老头要退出了,大家都带着一种英雄末路的心情来捧场,结果反而让卢老头得意了一把。

    恭喜瞬间的就成了奚落。

    卢老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架势,也不和他们计较。略一寒暄后。

    卢老说道:“过段时间,我老头子还要麻烦一下大家了。”

    听着卢老这么一说,大家都好奇了。

    “怎么了?先说说是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这个小徒弟啊写了一份论文,到时候,各位给赏个脸?”

    张凡一听,一头纳闷的看了看卢老,不过没说话,师父说啥就是啥把,反正不会害他。

    “我当什么事呢,我就算了,今年的科研任务格外的重,而且我都好多年不带博士了!”

    一个两个的语气都差不多,不是科研任务重,就是身体不争气,反正大家都一个心思,“显摆完了还不够,还想让我们再出力推一把,这卢老头太不地道了。”

    “呵呵,瞧瞧,瞧瞧,看你们这帮人的器量。做人要大气。不是博士论文!”卢老连笑带说的指着一帮心中如同喝了醋的老哥们。

    “他才硕士毕业?”

    众人诧异了一下,不过再一看张凡青涩的脸庞,微微黑里偷着红的面皮,也就了然了。

    “这娃岁数不大,也就是脸黑让年纪看起来大了一点!”

    “哈哈,也不硕士毕业论文!他还是本科生呢。”

    呃!这一下,直接惊掉了众人的大牙。

      <code id='fb051'></code><style id='8f6fc'></style>
    • <acronym id='a8b26'></acronym>
      <center id='90c67'><center id='455cb'><tfoot id='57224'></tfoot></center><abbr id='6cc66'><dir id='259cc'><tfoot id='4fa21'></tfoot><noframes id='a63d7'>

    • <optgroup id='d3f4c'><strike id='7f8da'><sup id='23979'></sup></strike><code id='b4ee7'></code></optgroup>
        1. <b id='f0666'><label id='8bafe'><select id='45ed3'><dt id='21a04'><span id='f9f9b'></span></dt></select></label></b><u id='b6223'></u>
          <i id='88e90'><strike id='411d6'><tt id='f55e3'><pre id='6550f'></pre></tt></strike></i>

              <code id='09cb6'></code><style id='f0066'></style>
            • <acronym id='5a4a0'></acronym>
              <center id='ba3e5'><center id='f139e'><tfoot id='3a71a'></tfoot></center><abbr id='068ad'><dir id='0110e'><tfoot id='3bc12'></tfoot><noframes id='20ff8'>

            • <optgroup id='387e2'><strike id='b9806'><sup id='7ef66'></sup></strike><code id='0c36b'></code></optgroup>
                1. <b id='eee8b'><label id='9bb80'><select id='1cb80'><dt id='f0609'><span id='5f659'></span></dt></select></label></b><u id='9b604'></u>
                  <i id='ece0a'><strike id='112c3'><tt id='4033f'><pre id='096b8'></pre></tt></strike></i>

                      <code id='57286'></code><style id='2a4d7'></style>
                    • <acronym id='9644c'></acronym>
                      <center id='744d3'><center id='6d0c3'><tfoot id='22526'></tfoot></center><abbr id='58d63'><dir id='0bfc3'><tfoot id='5e038'></tfoot><noframes id='f3e83'>

                    • <optgroup id='dd85e'><strike id='bff83'><sup id='cf482'></sup></strike><code id='d2244'></code></optgroup>
                        1. <b id='050d4'><label id='b5b94'><select id='b7528'><dt id='41fba'><span id='540fe'></span></dt></select></label></b><u id='0dfa2'></u>
                          <i id='f9202'><strike id='7b371'><tt id='abdee'><pre id='6cd69'></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