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怀旧服

欢迎来到魔兽世界怀旧服 网站地图 sitemap
魔兽世界怀旧服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precele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数码宝贝
魔兽世界怀旧服数码宝贝
2021/03/30 来源:魔兽世界怀旧服
    许文斌坐在车里,总觉得漏了什么事。

    吃了个大瓜有点撑……

    姜禾是个流浪汉……不,流浪女孩?也不对啊,这该怎么叫。

    按许青说的那情况,在江城生活久了的许文斌,觉得早八百年都没这种事了,毕竟他老家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都通了路,现在建设的很好当年那一片是真的穷。

    姜禾这种背景,是三和大神的概率远大于许青嘴里说出来的话,也许是离家出走,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把身份证卖了,然后编一套来迷惑许青……当时听许青说的时候他就是这感觉,转念一想又不至于。

    许青脑袋瓜精的和什么一样,要说他被人骗,许文斌宁愿相信是他把人家内向孤僻的小女孩拐进家里去糟蹋了。

    呸!

    禽兽。

    手指敲着方向盘,许文斌沉思良久,才终于启动车子,转向回自己小区。

    到了楼下停好车,他没上去,到了秦茂才家,秦茂才刚吃饱饭洗好碗,坐沙发上捏锁子甲。

    “老许?”

    “我过来问小耗子点事。”

    许文斌看到秦茂才捏盔甲的样子感觉脑仁儿疼,特么要不是许青长得和自己差不多,准得常常怀疑人生。

    秦浩正在屋里绕着床慢悠悠踱步,听见外面俩人说话,接着见许文斌进来,便捂着肚子把凳子拉开,“叔,啥事啊?”

    “呃……”

    许文斌张张嘴,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推推眼镜坐下,想了一下道:“青子有个女朋友你知道吗?”

    “啊,知道。”

    “知道多少?和我说道说道。”

    “知道……不多。”秦浩犹豫。

    “不多是多少?”

    “叔,您想问什么直接问就行了。”

    许文斌眉头一皱,“别吞吞吐吐的,你这一看就有事!老实交代。”

    “就,就……”

    秦浩思量着,有些搞不清许文斌这是发现什么了,捂着肚子坐床上,视线左右飘忽一下,放到窗外,让许文斌更加狐疑。

    “从外面拐骗了一个无知少女,带到家里为所欲为……”许文斌语速颇慢道。

    “啊?这么禽兽?”秦浩震惊。

    “不是吗?”

    “……”秦浩一琢磨,好像没毛病,之前他都没往这边想。

    “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许文斌不耐烦了。

    “就那个小女朋友,就挺……呆呆的,然后看起来像个傻子。”秦浩努力回忆着见过几面的姜禾,“不太爱说话,还……还……”

    他迟疑一下,干脆撂了:“没身份,那次他还说是他妹妹,后来说是外面认识的,一开始到处流浪,后来在黑工厂打工,然后他们认识了就那个什么……”

    吧啦吧啦说了一通,许文斌陷入沉思。

    这和许青说的对上了。

    “看起来像个傻子?”许文斌仔细回忆,一开始好像……确实有点呆呆的,活像个自闭儿童。

    “我也没见过几次,就觉得她说话挺怪。”秦浩挠头,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

    他看着许文斌脸色,顿了一下转口道:“按许青说的,从小过得挺惨的,有些内向也正常……其实逻辑上没什么毛病,就是她这个户口有点麻烦,要是离家出走什么的好办,像许青说的那样……费事上个集体户口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理论上是这样,实际操作我也没办过,就找人问了问。”

    “哦,那还行,我就是担心……”

    “担心他拐了个来历不明的小女孩?”秦浩问。

    “……”

    “其实吧……”秦浩被许文斌盯着,硬着头皮道:“我之前催过他,帮那女孩儿弄一下这事儿,他说指不定什么时候分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许文斌点了点头,“还有别的吗?”

    “别的……没有了。”

    “嗯,伤养的怎么样了?”许文斌扯开话题。

    “还好,恢复的很快,我这没伤到要害,就流了点血。”

    “那你好好养着,这事做的好。”许文斌竖个大拇指,“见义勇为,我那儿还有报纸呢。”

    “职责,职责,还得多亏青子,不然我这一百多斤撂那儿了。”

    秦浩谦虚摆手,客套几句,许文斌也没再多待,出来摸摸秦茂才做的锁子甲。

    “问什么了?”秦茂才抬头问。

    “没什么……你这做起来挺费功夫的吧?”

    “那是,一个一个掰开再扣上的。”

    “等做好了给我试一下。”许文斌拿手指敲敲铁环。

    “找小青子去,他那个都快做好了。”

    “还是那么抠。”

    “不穿你儿子的跑过来穿我的,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秦茂才嚷嚷。

    “……走了,我还得忙去。”

    来到楼下,被猛烈的阳光闪了一下眼睛,许文斌抬手遮在额头,脚步顿了一下往自己家走过去,回到家里,周素芝早已经吃过饭,饭桌上用碗扣着剩的菜,还带点余温。

    “怎么这么晚?你在青子那儿都干嘛了?”

    “没,有点事耽误了。”

    许文斌拿起筷子在桌上磕一下对齐,端起碗开始吃饭。

    刚刚路上周素芝打了个电话催,他只说晚一点回来。

    往嘴里拨了几口半凉不凉的饭菜,他忽然问道:“那个姜禾,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啊。”

    周素芝坐沙发上看着电视,手里拿个苹果削着,顿了一下疑惑道:“怎么了?”

    “有没有觉得……之前很内向?”

    “嗯,是挺不爱说话的,现在好多了,上次过来陪我说了好多话呢,怕生吧。”

    “怕生啊……”

    “小青子不是早就说过吗,姜禾以前挺不容易,然后也没多少朋友,就有点那个什么,熟了就好了。”

    “嗯。”

    许文斌没再多说,快速把饭吃完,然后放下碗收进厨房的洗碗池里,出来直接钻进书房。

    周素芝见怪不怪,许文斌在书房待的时间比俩人坐一块儿待着的时候还多,要哪天忽然改了性子才奇怪。

    书房里。

    许文斌摘下眼镜擦擦,拿起笔和纸,勾勾画画,时不时画个圈标注一下。

    要是姜禾在这儿,一定会吃惊地发现,这是许青经常做的事,碰到什么难处理的都会用条条线线把它们梳理出来。

    一张纸很快被写满,许文斌停下笔在桌子上顿了几下,又在末尾写下‘小学课本’,用笔帽在四个字上点着。

    如果姜禾来历不明骗钱骗人,应该不至于编这种劣质的谎话……许青一穷二白,连房子都是他们老两口的,毛都没有,要是想结婚,混不过户口这关,到时候一切都暴露了。

    而且许青只要不是那什么上脑,也不会这么轻易上当……被一个文盲给骗了,蠢死都活该。

    脑袋里想着小学课本上歪歪扭扭的字迹,许文斌笔尖轻动,在课本两个字上画了一个圈。

    如果是许青把她骗来玩玩,也不至于教她读书写字……

    ‘他说什么指不定什么时候分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秦浩是这样说的。

    有点矛盾。

    总觉得哪里不对,忽略了什么。

    真像许青说的,就是喜欢上了一个……从山沟沟里流浪到江城黑工厂的人?

    还想结婚?

    ……

    “……曹禺写出《雷雨》的时候才24岁,现实主义话剧的基石,康德一辈子都窝在家乡的小镇里做宅男,可是他们的思想却非常广阔。

    不是因为他们见过多少,走过多少地方,而是因为广泛阅读,汲取前人的智慧,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打开书就能和莎士比亚论道,听释加牟尼讲经,看几千年的分分合合,一辈子经历无数次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体验贪嗔痴……”

    在许文斌坐在书房里想到底哪里不对的时候,许青正慷慨激昂地和这个唐朝人讲课。

    不接受教育,只会被时代抛弃。

    “可是这和两棵树有什么关系?”姜禾望着窗外,看云卷云舒。

    “很多时候作者下意识的情感流露,他自己都察觉不到,回想当时,只是自然而然的那样写了,你问他他也说不出所以然,就像你开心、害羞的时候,尽力想遮掩,也遮掩不住,但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除非是个瞎子。不读书,你就是个瞎子。”

    “那你说,为什么还有一棵枣树?”

    “我没办法告诉你那是什么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很多东西没办法直白的写出来,只有某个瞬间,你们跨越时空有了相同感受,隔着几百几千年面对面交流,那种共鸣是很难理解的……”

    “我觉得你就是想太多了。”姜禾用手撑着下巴打了个哈欠,“可以玩游戏了吗?”

    “把这本练习册做完才能玩!”

    许青气得放下书,回冰箱旁边拿出一罐可乐,嘭一声打开。

    他现在有点庆幸,幸好当初没有去应聘老师,不然能活活气死。

    回过头,姜禾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想喝?”

    “嗯。”姜禾点头。

    “把题做了。”

    “……”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姜禾在许青的督促下,完成五六年级的快乐学习之后,已经不知不觉到七月份。

    暑气大盛,连小学生都放暑假了,姜禾却没得假可放,天天互相摧残,一个练剑,一个做题。

    秦浩的伤也已经养利索,第一件事就是过来这边找许青。

    这一个月许青把锁子甲做好,up主的粉丝也已经稳定,直播热度一直缓慢上涨,都想看他做完锁子甲之后还搞什么花活。

    “盔甲呢?给我穿上试试!”

    “都说了你这体格穿上会紧。”

    “我养了这么久的伤,瘦了好几斤,别废话快点!”

    秦浩摩拳擦掌,对盔甲眼馋很久了,当初上学时许青提出这个事时就一直想弄,但是俩人都没空也没动力把它付诸实践。

    跟着许青来到杂物间,立式实木衣架上挂着的钢铁盔甲让秦浩忍不住睁大眼睛,啧啧有声地伸手摸过去,像摸情人一样温柔,看得许青直皱眉。

    “虽然每个人的xp都是自由的,但我还是建议你看一下医生。”

    “帅啊……”秦浩自动过滤了他的话。

    铁环细密地连在一起,泛着金属光泽。

    “有没有考虑再弄个头盔?”他问。

    “不行,会夹住头发。”许青确实考虑过,但在里面垫块布难受,不垫又会夹头发,最终放弃。

    插一句,【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帮我穿上。”

    秦浩抬手把盔甲摘下来,用手掂量一下,估摸着得有三十多斤。

    从头那边套上去,袖子部分是敞开的,而不是袖管,可以搭在手臂上,然后用绳子穿起来一拉,严丝合缝。

    许青帮着他从头那里套进去,秦浩矮壮的身材配上这个盔甲,比他穿的时候看起来更帅一点,黑脸一看就凶悍。

    嘭嘭!

    秦浩拿手臂敲两下胸口,闷响中带着哗啦啦的声音。

    “卧槽……”

    一边走几步,秦浩感受着穿上盔甲的体验,忍不住跳跳,听着哗啦的响声,转向许青道:“那天要是穿着这个,我能活生生拿拳头把那家伙打死。”

    他举了举手臂,盔甲的重量加上本身的力道挥一下,颇有洪家铁线拳的感觉,就功夫里面那个娘娘腔……

    势大力沉。

    “行了,体验够了就脱了吧,给我撑大了都。”许青忍不住吐槽。

    “铁的,撑个屁,来来,给我拍照。”

    秦浩喜滋滋的,要不是秦茂才正在做另一套,他肯定忍不住自己也动手弄一件出来,这感觉太特娘棒了。

    摆几个姿势让许青拍完照,秦浩哐啷哐啷走出客厅,“你不是练了那什么老虎拳吗?咱俩比划比划?”

    许青耸耸肩:“你把它脱下来,给我穿上,咱俩再比划。”

    姜禾坐在电脑前玩着炉石,时不时回头瞧这俩货一眼。

    天天说和平社会,结果搞得比谁都暴力,盔甲都出来了……

    和个孩子一样。刚做出来那天许青也是这么兴致勃勃和她显呗的。

    “嘁……试试防护。”秦浩左瞧右瞧,想去厨房拿菜刀,结果瞄到一旁放着的剑,顿时大喜。

    “来,重新拍几张!”

    “……”

    穿着盔甲持着剑拍完,秦浩把剑往许青那儿一递,刚要开口,忽然想起来之前许青说他在练剑。

    还发出噌的一声。

    “那个……咳。”秦浩拿着剑转了个身,对姜禾道:“嫂子你来刺我一剑试试。”

    “我?”姜禾愣了愣。

    许青眼皮一跳。

    你特么……

    没见过这么能作死的。

    客厅忽然诡异的安静,秦浩打了个冷颤,有些莫名其妙地挠挠头。

    这种脖颈发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code id='e03d4'></code><style id='e509a'></style>
    • <acronym id='f87f7'></acronym>
      <center id='05d35'><center id='933c8'><tfoot id='b53d7'></tfoot></center><abbr id='86d85'><dir id='71ae7'><tfoot id='8acec'></tfoot><noframes id='0f01e'>

    • <optgroup id='da759'><strike id='c21aa'><sup id='baa53'></sup></strike><code id='f7659'></code></optgroup>
        1. <b id='f978a'><label id='08db6'><select id='69809'><dt id='678b9'><span id='6b40d'></span></dt></select></label></b><u id='a12a0'></u>
          <i id='a851f'><strike id='3e233'><tt id='3b8b9'><pre id='6fc99'></pre></tt></strike></i>

              <code id='90c80'></code><style id='7eb68'></style>
            • <acronym id='b356a'></acronym>
              <center id='7c297'><center id='649a6'><tfoot id='01681'></tfoot></center><abbr id='6b7d7'><dir id='fd8ec'><tfoot id='a3549'></tfoot><noframes id='cc740'>

            • <optgroup id='e85b9'><strike id='806da'><sup id='ddf73'></sup></strike><code id='52ae7'></code></optgroup>
                1. <b id='16a66'><label id='47210'><select id='469a0'><dt id='6ca9b'><span id='ca1fc'></span></dt></select></label></b><u id='c2d8c'></u>
                  <i id='2979a'><strike id='27cce'><tt id='a29ed'><pre id='47f76'></pre></tt></strike></i>

                      <code id='f990a'></code><style id='9d924'></style>
                    • <acronym id='5516f'></acronym>
                      <center id='8fbc6'><center id='bd0bd'><tfoot id='e862e'></tfoot></center><abbr id='37633'><dir id='8ff27'><tfoot id='88801'></tfoot><noframes id='a8b1e'>

                    • <optgroup id='688b7'><strike id='38e83'><sup id='1eb3b'></sup></strike><code id='2de6d'></code></optgroup>
                        1. <b id='b5f34'><label id='19e3c'><select id='d4e49'><dt id='d8c5e'><span id='3cf08'></span></dt></select></label></b><u id='e8b4f'></u>
                          <i id='c3acc'><strike id='44c01'><tt id='ec69c'><pre id='3f612'></pre></tt></strike></i>